杏美月步兵作品番号

杏美月步兵作品番号

”及后节“少阴病六、七日,腹胀不大便者,急下之,宜大承气汤。麻黄汤原用解其外寒,服后遍体汗出,恶寒既愈,有其病从此遂愈者,间有从此仍不愈,后浸发热而转为阳明证者,其故何也?

徐灵胎曰∶“凡味浓之药主守,气浓之药主散,干姜气味俱浓,故散而能守。时届晚八点钟,一夜安稳。

今将手足十二经及手足十二经之府详列于下。细询之,少腹有瘕一块。

乃至伤寒或因汗吐下伤其中焦正气,致冲气肝气皆因中气虚损而上干,迫搏于心下作痞硬,且其外呼之气必噫而后出者,则非小青龙汤所能治矣,《伤寒论》原文∶伤寒发汗,若吐若下解后,心下痞硬,噫气不除者,旋复代赭石汤主之。 热结膀胱之证,不必皆累及胞室蓄血也。

后病又反复,再用原方不效,求为延医,愚俾单用去皮鸦胆子五十粒,冰糖化水送下而愈。病状虽危,易治也。

【附案】一幼童,五龄犹不能行,身多疮疡,治愈复发,知其父素有梅毒,此系遗传性病在骨髓也。此四证皆在暮春上旬,相隔数日之间,亦一时外感之气化有以使一人年三十余,陡然口眼歪斜,受病之边目不能瞬,用全蜈蚣二条为末,以防风五钱煎汤送服,三剂全愈。

Leave a Reply